台湾红色潜伏者王正均

发布时间:2018-06-09 17:14:17

台湾红色潜伏者王正均

  王正均(1924—1950),福建省福州市人,中共地下党员,在台湾期间协助吴石将军搜集传递有关中国方面的秘密情报,因叛徒告密而被捕,在狱中坚贞不屈,被蒋介石下令处以死刑,于1950年8月10日英勇就义,年仅26岁。

  王正均牺牲61年后的2011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下发 《民政部关于批准王正均为革命烈士》的通知,上面标明王正均“1950年8月因执行革命任务牺牲”,英雄家人从此享受革命烈属待遇。

  王正均出生时,王家已没落,主要依靠王正均叔叔做小职员的收入生活,王父也时而做些抄抄写写的零工补贴家用。王正均兄弟姐妹四人,其居长,下有胞弟王正臻,胞妹王正椿、王正禧。抗战爆发时,王正均一家生活陷入困境。1937年,王正均的奶奶因饥寒交迫而死。1939年,王正均从福州私立福华中学毕业后,因无钱缴学费,学业优良的他只好辍学在家。为了养家,刚满16岁的王正均请求母校帮忙,为他开了一张高中毕业的假文凭,凭此找到了在市郊郭宅乡抄写田赋粮册和户籍册的工作,每月薪酬是50公斤糙米。但只做了三五个月,他又失业了。他只好像父亲当年一样,利用自己的一手好字和好文章,为人代写家信和文章赚钱养家。

  抗战胜利,王正均进入福州新闻检查处做文员,全家搬至宫巷,与吴石副官、后与吴石一起英勇就义的聂曦为邻。将王正均引向红色之路的,是他住在水玉巷赛月埕时的邻居聂能辉。聂能辉,闽清人,吴石副官聂曦的亲戚,也是王正均二婶娘家亲戚,抗战中与福州一批热血青年一起,在中共地下党的安排下,参加新四军,皖南事变时被俘,关在上饶集中营,参加赤石暴动后重回新四军,后曾被党派往福州做地下工作。南京解放前夕,他在江苏做地下工作时被捕,就义于南京雨花台。

  在水玉巷赛月埕陈子奋宅院,王正均家与聂能辉家住在同一进,为一个大厅的两侧,两人过往甚密。至于聂能辉是否王正均加入中国的介绍人,当王正均亲人向国家安全部求证时,中国情报战线长期负责人罗青长的秘书,曾意味深长地一笑,说:“王正均我们都知道,他是革命英雄。”也许随着两岸越来越多秘密档案的解密,王正均何时入党、谁是他的入党介绍人等,将清楚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确切的时间,当时是1946年。在这之前,王正均在国民政府福州新闻检查处做文员。当时,国民政府新闻检查处与国民政府邮电检查处合署办公,办公地点就在今天的林则徐纪念馆。在王正均堂弟王兴(原名王正兴)的记忆中,当时他们一家与堂哥住在一起,堂哥突往南京,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他后来才从伯母那里知道堂哥已是国防部二厅中尉。至于是谁介绍去的,王正均的母亲也不知道。

  史料记载,当时一批福州人正受党的指派,打入国民政府国防部。解放后曾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的吴仲禧(福州人),在他的一篇回忆录中说:“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迁都南京,各战区撤销,吴石即奉调到南京任国防部史料局局长……我也于一九四九年春调到南京任军事参议院中将参议的虚职。报到前,我先到上海找到地下党联系人王绍鏊(新中国成立后曾任财政部副部长),接着见到了上海地下党组织的负责人潘汉年、张惟一同志,他们听了我的汇报后,一起讨论、研究了三个晚上,指示我要设法通过吴石的关系在国防部内找一个实职,以便于更好地开展军事情报工作。”

  到当年9月,吴石通知吴仲禧,已帮他运作到国民政府国防部监察局出任中将监察官。正是在这个岗位上,吴仲禧为我党我军收集了大量情报。吴石不但提供大量的关系,为吴仲禧收集情报,还为吴仲禧传递情报提供方便,吴仲禧有时就住在吴石家,有时吴石安排吴仲禧住在自己的秘书龙舜琴家,龙舜琴家曾一度成为我党秘密联络点。吴石实际上从1947年就开始为我党工作,他的直接领导人之一刘人寿,是潘汉年的助手,也是福州著名海军世家黄炳承家族的女婿,其多位内兄是当时中国重要战舰上电讯负责人。我党在上海做情报和策反工作的林亨元,也是福州人。应当承认,当时我党充分利用福州人重乡谊的文化性格,将一批福州人安插进国防部。

  而王正均突然穿上军装,且进入中国军队中枢机关,在其家人看来不可思议,实际上背后正是我党在布局。王正均堂弟王兴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还在说:“王正均突然高就,我全家都觉得莫明其妙,因为我们把整个家族所有沾亲带故者过滤了一遍,发现没有一个人在军界工作。”当王兴对王正均突然“高就”有所明白时,已是王正均为其所信仰的事业献出生命时。那是1950年岁末,王兴在永安地委工作,地委有一张小报叫《永安电讯》,上面刊出王正均牺牲的消息,王兴这才知道堂哥早就开始为党工作了。

  聂曦曾经与王正均同住于宫巷,是邻居,且王正均是其亲戚聂能辉的好友,在国防部时聂曦就与王正均过往甚密。

  1949年8月14日,时任福州绥靖公署中将副主任的吴石,正在办公室里料理军务,一位不速之客突至,他是侍从室主任林蔚,他带着蒋介石的手谕,从台湾飞抵福州,让吴石即日携眷赴台,出任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8月16日凌晨,吴石离榕赴台。此时,王正均随国防部先迁广州,再迁台湾,继续在国民政府国防部二厅工作。

  蒋介石撤退到台湾后,全力进行整肃,台湾中共地下党遭到毁灭性打击。当时,中共在台湾最高领导机关是中共台湾省工委,当时的工委书记是化名“老郑”的蔡孝乾,这是经历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惟一的台湾人,也是当时的中共中央委员。对解放台湾的困难估计不足,都认为解放台湾指日可待,而中共台湾地下党连一部与华东局、中共中央直接联系的电台都没有,给党的报告都是写在纸上,再装进避孕套里,然后放进牙膏内,交给跑香港——台湾轮船的地下交通员,带到香港,转交给中央。中共台湾地下党忙着做迎接解放军入台准备,却低估了地下工作的危险性。

  当时,中共台湾省工委有四位领导人,书记是“老郑”蔡孝乾,另外三位分别是化名“老吴”的张梗、化名“老钱”的陈泽民、化名“老刘”的洪幼樵。“老钱”陈泽民于1949年11月被捕,“老吴”张梗于1950年元旦被捕。当时,“老郑”蔡孝乾,根据党的安排与一位苏州籍妙龄女子一起住在台北中山区。在台湾情治当局地毯式的搜捕中,“老郑”蔡孝乾被捕,对方从他身上搜到一张拾元面额新台币,在这张纸币上发现了两个电话号码。没几天,“老郑”蔡孝乾叛变,供出这两个电话号码的主人,一个是与之同居的计小姐,另一位是朱小姐。台湾情治当局很快确定“老郑”蔡孝乾随身带着那张妙龄女郎照片即为计小姐的留影。

  朱小姐,即是党从香港派往台湾直接与吴石接头并传递情报的红色特工朱枫,又名朱湛之。计小姐,原名马雯娟,也是中共地下党工作人员。

  “老郑”蔡孝乾在1950年1月29日被捕,2月6日晚上成功潜出关押之地。三个月后,“老郑”蔡孝乾再度被捕。化名“老刘”的洪幼樵,也在从基隆准备开赴澳门、香港的“四川”号客轮上被捕。中共台湾地下党组织遭到毁灭性打击,大批英雄儿女相继倒在敌人的刑场上。

  话说,“老郑”蔡孝乾在暮色苍茫中潜出敌人魔掌后,台湾情治人员分析,逃走的“老郑”蔡孝乾很可能会与“计小姐”马雯娟在一起,而他们此时一定是要想方设法离开台湾,于是特别加强了对出境人员的审查。

  一日,台湾情治人员在警务处已经批准出境的一大堆文件中,忽然检查到一份署名“刘桂麟”小姐的出境证,这位刘小姐的照片,与“老郑”蔡孝乾随身带着的计小姐照片一模一样。这张出境证,是以“军眷”的名义办的,申请表上填的刘桂麟为“刘永渠高参之女”,目的地是舟山定海,所填的在台湾居住地是台北杭州南路XX巷XX号。特别是在刘桂麟申请离台的材料上,还夹着一张刘桂麟出境证托办人的名片,此名片为聂曦的。于是,台湾情治人员就沿着刘永渠、聂曦、杭州南路这三个线索寻找“计小姐”马雯娟。

  很快,查到台湾高参中并没有刘永渠之人,接着又查到杭州南路某巷某号是台湾电力公司招待所,吴石一家曾在此居住过,而对于聂曦,谁都知道他曾是吴石副官,深得吴石信任。

  也正是因此,吴石、聂曦、陈宝仓、王正均、王济浦、方克华、江爱训、林志森、吴石夫人王碧奎等接连被捕。

  王正均当时主要承担的工作:一为吴石收集相关情报;二为传递情报。记者从台湾“国防部”新近解密的一份档案——时任中国参谋总长周至柔上报蒋介石的一份关于办结吴石案的呈签报告上看到,上面特别记载着王正均将陈宝仓中将绘制成表格的台湾驻军部署及沿海防御工事图等重要情报,交给我党情报传递人,最后这份情报辗转送到了香港的吴仲禧手上。

  在台湾潜伏的日子里,王正均还做了一件事: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老郑”蔡孝乾被捕叛变,吴石得知消息,让聂曦出面约见朱枫,告诉他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被捕并已供出朱枫,当局随时可能对她下手,通知朱枫不能再住在女儿家,必须赶快转移。朱枫按照吴石的建议,转移到阿里山大酒店。临走前,她只来得及给女儿留下一张纸条,说自己有急事需要离开。而此时,台湾的空中、海上航线已被全部紧急封航,只有一架军用运输机将在2月4日飞往舟山群岛。吴石让王正均出面拿到了一份特别通行证,4日傍晚朱枫搭乘这架军用运输机飞往舟山。

  中国情治机关也迅速派人追到了舟山,并立即掌握朱枫在当地可能居住的地方:一是定海县城妹妹家,二是沈家门好友家,但最终一一扑空。朱枫极富地下斗争经验,她住进了沈家门私立存济医院,因为医院人员流动大,也不需要出示户口,便于掩护自己。最后,她在情治当局篦梳般搜索中,于2月18日被捕。朱枫吞金未死,被押往台北受审。

  在狱中,面对威逼利诱和严刑拷打,王正均拒不承认犯罪,对任何问题都以“不知道”、“不懂得”相答。当时,有人曾劝他:“你仅是副官,系吴石从犯,只要认罪,只要悔过,或许能保住性命。”但王正均宁死不屈,不愿以牺牲气节而苟且偷生。他在绝笔信上写到:“我无言可诉。”他抱定为理想而献身的决心。

  吴石、朱枫、聂曦、陈宝仓四人于1950年6月10日英勇就义。8月10日,王正均慷慨赴死。

  二、 所有我之衣服用具均寄存在前次长吴石公馆(可往查中正西路 185号吴阴先兄)

  三、 我无言可诉四婶只我一子未奉终养天下以均为不忠不孝之人 希你日后归家视四婶为已母椿小二妹 已长大宜嫁之也